小谈“得意信儒,失意崇道”
浏览:1391人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1-04    
分享道

“中国人得意时是儒家,失意时是道家。”这句话用孟子里的一句经典来简单阐释即为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”何以见得?不妨先来谈谈儒家。

唐诗里描写得意的句子,最酣畅淋漓的莫过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此句出自孟郊,作于他46岁进士及第之后。进士及第后狂喜至此,这也足以描摹出唐朝科举制度下“天下英才,尽入彀中”的情状,而儒家思想即为科举考试中主要考查的内容,天下英才,皆习儒家,岂不谓“春风得意”的儒家?

事实上,儒家一直与政治密不可分。

“我们可以说,孔子的儒家政治思想,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将周公政治思想的发扬光大,其推崇的德政思想,就是周公德政思想的具体化和深化。儒家另一代表人物,则把孔子的德政思想进一步发展为“仁政”学说,使之变为一套系统的政治思想。” 周公政治思想是儒家文化的源头,儒家的“仁政学说”、“民本思想”都是为统治者治理国家提出的政治主张,后来汉武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;唐高宗更是儒家文化地位的有力倡导者,有这样一段有趣的记载:

“唐武德四年(621),秦王李世民置,以收罗人才,命僚属十八人以本官兼文学馆学士,号称十八学士,分番直宿,每日引见,讨论文典。当时人羡慕学士入馆,称之为登瀛洲,辽南面东宫官系中亦有文学馆。”

而“讨论文典”中“文典”说的就是儒家各类经义,另外谈到的也尽是天下大事。儒家经典可与天下大事放在一起讨论,其重要地位可见一斑。

古语有云,“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虽久不废,此之谓不朽。”人生三不朽是无数人的最高追求,而想要达到最简单的“立言”,继而“立功”,入仕是很多有志之士的选择,入仕则意味着要开始政治生命,而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十分推崇儒学,这就使中国古代有心于报效国家、施展宏图的人都对儒学有着很深的造诣。从帝王的推崇、儒家思想本身与政治的紧密联系及其本身的广泛传播途径等,都足见儒家与政治密不可分。

北宋儒家张载曾有著名的“横渠四句”,即“为天地立心、为生民立命、为往圣继绝学、为万世开太平”。一个有识之士得意时,即倘能处在顺境时,必然会积极入世,经世济民,有所作为。但这样积极的、有为的入世态度往往频遭打击,遂催生了另一种不那么积极的思想,下面就可谈谈崇尚自然无为的道家了。

道家与道教关系匪浅,而提到道教不得不提到玄学,提到玄学又不得不提到魏晋。

“玄学是哲学,道教是宗教,但它们之间却有着根深蒂固的关系。这主要表现在:它们都以《老》、《庄》与《易经》为经典;道教中人亦谈论玄学熏玄学中人亦信奉道教,玄学与道教呈交叉状态。”

魏晋玄学兴起之时,政治势力更替,时局较为混乱。当时魏晋时期的风云人物,竹林七贤之一——嵇康也是玄学的代表人物。后人广为流传的多是嵇康赴死时坦然超脱的态度,这种态度颇有所谓“安时处顺、率性而为”的味道。但我觉得“嵇康之死”其实带有一定个人失意的消极因素,因为促成他死因的正是他对司马氏政治集团的反对与嘲讽,而他对这个政治集团的反对是由于彼此的政治理念不同,是故面对友人山涛的举荐,嵇康毫不犹豫地拒绝并加以犀利的嘲讽言辞,这并不是说明嵇康本人没有想要入仕为官的抱负,而是当时的政治集团的政治理想与嵇康的政治理念相悖罢了,从而无法施展个人才能,这不正是一种个人失意的体现吗?而这种失意则掩盖在了率性洒脱之下。

魏晋玄学虽以儒道互补为理论实体,但其以老庄、黄老之学为本。

从某一方面来说,在追求“兼济天下”的理想遭受了打击时,自然地,就会投入道家的怀抱,聊求安慰。

“诗仙”李白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他少年时就显示出惊人的天分,这不仅仅局限于诗文写作,他还善骑射、能剑舞。他的仕途在一开始确实一度春风得意,圣眷之浓甚至到君王甘愿降辇相迎的地步,不过后来便被“赐金放还”,流落各地,后来还获罪于朝廷,这其间巨大的落差,倘不能平复,我们则可能折损一位天才的诗人。所幸的是,他的失意由道家思想平复了,寄情山水,崇尚自然,其洒脱不羁的风格,谁能说没有受到道家的极深影响呢?

李白如此,苏轼亦如此。至于林和靖,则表现得更为明显,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。”之句乃成千古绝唱,由此揣测其归隐生活之惬意非常,他似乎是彻彻底底的一个隐士,其实不然,他的绝世隐逸与当时的政治背景与社会环境不无关系,宋真宗搞的“天书封禅”的把戏,底下人趋炎附势的丑态,朝廷愈演愈烈的腐败,林逋是表示过强烈不满的,不过没有用,于是他这才成了“梅妻鹤子”的林和靖。

崇高远大的报国理想得不到实现,于是转而平复心情实现个人理想。林和靖如此,陶渊明亦如此。

“(道家学说)是一种与孔子的实证主义相抗衡的哲学,用来弥补儒家社会的不足,起一种安全阀的作用。儒家的世界观是积极的,而道家的世界观则是消极的,这两种奇怪的元素放在一起提炼,则产生出我们称为中国人性格的这种不朽的东西。”

至此便不难理解林语堂所说的那句话了,大多数中国人骨子里其实是个儒道互补者,得意时,欲兼济天下,以厚德载物;失意时,欲独善其身,欲超然物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