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骨相思知不知
浏览:1024人次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1-04    
分享道

是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”的缠绵缱绻,是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”的落寞空等,是“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”的勇敢誓言。文人笔尖拓下的每一字,电影胶片映出的每一帧,音符流转唱出的每一支,爱情都是经久不衰的主题。

初见时,为刀裁之鬓又或桃花之面所倾倒,继而沉沦于良辰好景之甜,双宿双飞之蜜,百转千回柳暗花明。朝朝暮暮之间,爱情在两人心中开出有水滴在跳舞的花骨朵儿来。抑或是以离别悔憾收场,淫雨霏霏,酒入愁肠,三分绣成月光,余下的七分融成眼泪,微墨一染就半生难忘。

一颦一蹙一低首,一呼一应一回眸。无论是砰然心动还是长相厮守,打上爱情烙印的日子,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缓缓从记忆深处倾泻而来,流经心里的岛屿,以温柔替棱角。

亦而同样的主旨,几经辗转倾诉,道出的却是恣意万千的流派。

文学里的爱情相对含蓄。文人留给你干净的画纸,候你想象的妙笔丹青。唐有李商隐“何当共剪西窗烛,却话巴山夜雨时”,你倚着头,想象与心上人剪烛夜话,微弱的烛光隐隐绰绰,俩人的身影倒映在墙上。宋有易安“倚门回首,却把青梅嗅”,绯红的云爬上少女的脸颊,想要把少年的背影牢牢锁在眼里,又怯怯地以青梅遮掩。清有容若“独自立瑶阶,透寒金缕鞋”,女子不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,而是静静伫立,等潇潇雨声把她猜透。旋亮一片灯光,从《西厢记》读到《红楼梦》,从《茶花女》读到《傲慢与偏见》,文人描写爱情向来不惜笔墨,字字句句织成点点星光,在无数个夜晚跳进心窗。

电影则以演之动人,光之变化,视之冲突呈现更触之可得的爱情。世界上有那么多小镇,小镇有那么多酒馆,伊尔莎却偏偏走进了里克的酒馆。慌乱于二战,梦留卡萨布兰卡;或许是公主熟睡时睫毛扫下的阴影,或许是派克眼里盛满太多柔情,假日的罗马,一句再见欲说还休,欲说换休;杰克和露丝相见倾心,露丝一袭曳地长裙紧牵杰克奔跑,整个大海在等他们。然而船毁人殁,是刻骨铭心永世不见,也是露丝一生珍藏的秘密,那个叫做“泰坦尼克号”的秘密。

钢琴黑白键的跳跃,吉他琴弦的颤抖,加之不同声线的深情演绎,音乐里的爱情回味无穷。爱情之始反反复复犹犹豫豫,孟庭苇唱到“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”。夕阳有诗情,黄昏有画意,邓丽君却说“我心里只有你”。眼泪为谁而落,姚苏蓉告诉你“我在深闺,望穿秋水,你不要忘了我情深深入海”。

感其轰轰烈烈无法自拔,叹其执着勇敢甘弃自由,哀其易于陨落不易忘怀,怒其欺骗并在背叛共存。

席慕容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。那么爱情该是一首太迷人的诗。淋着雨水湿漉漉的雾气,发着太阳明晃晃的不朽的光芒,用复杂的韵脚轻轻地在你耳边问:

入骨相思知不知?